Scroll to top

地方創生需要教育及消費價值的變革

趙永茂 - 2019-03-11

地方創生需要教育及消費價值的變革

趙永茂

趙永茂

台大政治系教授,自進入政治學研究所,歷經碩士、博士班的經歷,畢業後又回到政治系任教多年,並擔任社科院院長之職務,對於政治體制及實際運作,有其相當敏銳的研究。

有關台灣未來地方創生的政策推動與發展,的確關係到台灣未來城鄉的再生發展,同時也關係到廣大的偏遠鄉區與地方縣市的未來。國發會希望我們能夠經由地方創生與設計翻轉來達到這一波地方創生發展的政策目的,事實上還涉及到許多有關地方發展的長期深耕以及永續經營的問題。

日本若干地方創生政策成功的案例與經驗,事實上台灣南北也有許多縣市、鄉鎮也同樣發展出許多成功的案例,問題我們如何將國內外這些成功或失敗的案例加以研究,提出這些案例在設計、資源、協力網絡,以及各種在地或設計、整合的因素,提供給各縣市與基層社會作為發展與討論、設計的參考基礎。

地方創生案例的成功,許多發展的確建立在在地化的魅力與特色的塑造,有的特色和魅力是建立在新事物的開發與開創,也有是建立在舊特色、風貌的保持、維護與創新,形成越在地,越國際的特色。

的確有很多將成功的案例,是結合在地的資源、物產、歷史與地理文物特色及空間的改造途徑加以發展出來。有很多案例談起來的確是以人潮與錢潮作為績效指標,包括貢寮老街的再造與復甦,但是也有像貢寮街有機書店及地方的文化、地理、環境或文物創生,並非全然是以人潮及錢潮作為指標,而是希望讓青年留鄉、愛鄉,以及讓中老年人願意返鄉,讓都市人多留念鄉野及村落。

因此地方政府與地方社會、地方產業同時也應該要考慮到不只是古宅的改造,甚至也可以考慮如同國外許多地方創生的案例,重建部分地方的傳統特色地景、地貌與歷史在地特色(包括地區性的博物館、特色館所、建築與空間)。包括像台東池上的天堂路、野外、大地藝術劇場、樹海、花海廊道、作物群區及農村動植物群區、彩繪農村、地區文物或綠色公園,當然也可以創造地區性的濕地與花園公園等。

其次,地方創生的政策,包括科技或產業的後續擴張與發展,以及地方文化、農業與中小型產業的創建與協力發展,如果我們連結前面所談的要同時根本的思考到地方的長期深耕以及永續經營,這裡面就關係到地方及社會另一個大創生的問題。

也就是要連結地方經濟與社會文化體質、基礎的創生與改造。這裡面又包括到地方教育、社會的基礎改造,我們還需要連結到地方教育、生活、經濟在未來創生與改造發展上的相關議題,如何一併思考與改造。

台灣未來人口老化、長照議題以及未來年輕及地方新一代的發展,如何以地方未來的發展需求做一個連結,更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而未來地方的年輕人、中年人與老年人的生計,如何跟這一波新的創生發展做一個連結,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

地方的創生需要一波波的創生人才與專業工作者的投入,以西歐幾個先進國家的經驗,尤其從小學及中學開始,即致力培養各種專業技術與職業人才,包括木工、園藝工、機工、髮工、醫(技)工、農工、技藝工、食藝工、社福工等熱愛職業、地方、社會的各級專業人才的培育,他們才是留在地方創生發展的主力。各縣市高級農工職校,發展出的傑出農作、園藝設計、食品加工、石膏技術等技能技藝,常獲得全國性的優異獎,令人驚艷、鼓舞,他們正是未來地方創新的感動和動力。

其他各級專業年輕人力、社區創生、照護等相關人力的培養,也是投入各級地方經濟、社會文化創生的動力與活力。地方創生不分經濟與文化,不分大經濟與小經濟,尤其需要特色、關懷、熱忱及行動。

我們不是只有關心地方大的科技園區的創生與發展,而是更要關心許多文化、歷史、社會創生與生機的發展;我們不是只有重視台清交的教育與創新,我們更要重視廣大的社會與職業的教育與創新,我們甚至更要關懷來自於中下層社會與職業教育的連結。

我們應該從地方的中小學的教育,就要開始重視中下段班同學專業技能及家庭、社會及文化歷史觀的培育,英國、德國的強盛、不是建立在劍橋牛津及海德堡等大學的教育,而是非常重視各級的職業及社會責任及創新教育,事實上我們吃的食品、坐的車子、頂的髮型、穿戴的衣飾、我們家附近運動公園及食衣住行等生活文物的創新與維護,但這些在台灣的教育中已經消失與被忽略。

因此我們應該要找回這些教育與生機,他們才是未來地方創生改造與發展的真正主力,也是我們留住這些專業青年,以及讓更多中老年人願意留在地方的重要基礎。

你到法國地方的小博物館,你會發現他們牆上掛的畫,畫的其實沒怎麼樣,但有些人認為他有地方特色與情感,他可能比畢卡索的畫還漂亮。

你到劍橋或威爾斯的鄉下隨便一個pub,你可以坐在地上一面喝黑啤酒,一面看幾個來自中南美、非洲小樂團的演奏(特色),你可以大可不必到小巨蛋五六萬人去聽某一個歌星的唱歌。

因此我們需要的是地方上這些地方化及國際化的小劇場或小聚場,而不是都市化擁擠的大歌星的表演。換句話說,我們需要的是各種民俗化的藝術家、小歌星、小畫家、街頭小表演家,以及寫各種小劇本的小作家,這些小作家、小表演家是來自各藝術學院及各地農工學校的學生,他們不是沒有出路、問題是我們怎麼樣支持他們,鼓勵他們。而不是只有重視那些台清交及成功大學畢業的學生。換句話說,地方的創生還是需要教育政策的系統配合,以及整個社會分配及消費價值的轉變與變革。


「亭仔腳ㄟ地方治理」提醒您:
1. 亭仔腳專欄做為網路意見交流平台,文章純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2. 尊重智慧財產權,轉載圖文請註明出處。
3.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留言時請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仇恨暴力、商業廣告等言論,本站將移除留言。

趙永茂

趙永茂

台大政治系教授,自進入政治學研究所,歷經碩士、博士班的經歷,畢業後又回到政治系任教多年,並擔任社科院院長之職務,對於政治體制及實際運作,有其相當敏銳的研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