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 to top

彰化樂齡教育發展策略

劉兆隆 - 2020-03-31

彰化樂齡教育發展策略

劉兆隆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公共事務與公民教育學系副教授

據內政部數據統計我國截至今年5月底,65歲以上人口數占13.49%,已逼近高齡社會門檻,並推估在2026年時將成為「超高齡社會」。根據內政部2015年統計,國人平均壽命80.2歲,在65歲後的平均餘命仍有19.93歲,也就是進入65歲以上的老年時期後仍有將近20年的歲月可以度過,另一方面,臺灣少子化的危機持續延燒,未來撫養比將大幅上升,能夠照護長者之青壯年人口將逐年下降,因此,該如何減低青壯年人口的負擔且讓長者在至少還有20年以上的老年生活過得更加精采且有價值成為我們需要深思的課題。

彰化的老年人口先於全國,已進入老年人口超過14%的高齡社會,再加上大量青壯年人口外移(4年少了近1萬餘人),和新生兒大幅減少的問題,老年化問題已是彰化不可不面對的重大議題。

彰化縣之樂齡教育主要由彰化縣教育局家庭教育中心負責,而彰化的樂齡機構主要能分為三類,分別為「樂齡大學」、「全國樂齡學習示範中心」、「樂齡學習中心」。

樂齡大學的部分在108學年度教育部補助的樂齡大學中,彰化縣有4間學校獲得補助,分別為「建國科技大學」、「大葉大學」、「明道學校財團法人明道大學」、「中州學校財團法人中州科技大學」。而全國樂齡學習示範中心則是由彰化縣芬園鄉的樂齡學習中心雀屏中選,成為全臺僅有的6間優質示範中心之一。彰化的樂齡學習中心更從2014年17間發展到2019年的26間,達成一鄉鎮一中心之願景。

彰化現行樂齡教育之困境

一、定位不明

彰化縣目前之樂齡教育定位不明確,兼有「教育」及「社會福利」兩者之特性,兩者都想兼得的狀況下,造成四不像的窘境。若欲走教育路線,課程設計不夠紮實,大多為普通之休閒康樂活動,缺乏專業養成,造成沒有預期可達成之「教育效果」。而若設置為社會福利路線,缺乏經費補助,造成大量服務民眾之目的困難,原因為樂齡教育之設立主要所依循的法《終身學習法》的訂定空泛,並無每年的固定預算,並一味下放權責給地方,卻沒有給予地方實質協助,造成樂齡教育在彰化無法如其他社會福利般「全額補助」,必須收取些許費用進行「部分負擔」來平衡開支問題。

二、參加的誘因不足

彰化縣之老年人口至今仍多為農業人口,且平均教育水平不高,對於「活到老,學到老」之精神較為薄弱,現行的課程設計是否能趨使他們參加變成極大的問題,且如同上一點有提到的,彰化現行的樂齡教育需要收費,在不是全額免費的狀況下又降低了長者的學習及參與誘因,兩面不討好的情況下,勢必造成一盤散沙的結果。

三、行銷策略的不當

彰化的樂齡教育雖在2017年達成一鄉鎮一樂齡教育中心之願景,但政策行銷成效不彰,普遍民眾對此項政策一無所知,政策能見度低,造成資源閒置及浪費之龐大問題,且也使得原先有意參與樂齡教育或欲將長輩送至參加的年輕人缺乏資訊管道,有白忙一場、徒勞無功之疑義。

樂齡教育的教育事業路線

不同於前述社會福利由中央主導,提供免費的老人教育,而將樂齡教育視為政府必須提供的社會福利之一,這邊要討論的是可收費、強調課程內容的樂齡大學,最重要的是地方政府可將其委託給民間團體「專辦」,減少地方政府的財政負擔。這邊我們就教育事業路線的樂齡教育提出幾項政策發展計畫:

一、課程的設計

由於教育事業路線的最大特點是讓樂齡教育提供年長者有興趣、第二專長或是可再次就業的技能,所以在課程上的多元設計便是此發展策略的一大主軸。我們將以不同長者的經濟實力以及意願需求來設計一系列課程,以下說明:

A級課程

此級課程主要提供給經濟實力較佳的長者,因為課程內所涉及的領域需要較高的費用,學費也會較高。

主要規劃的課程有像是古董鑑定、珠寶鑑定、品酒、品茶等,無論是師資或是教材都會比一般的課程價格還要高,並且會協助學員考相關的技術證照,一方面依據學員意願提供相關知識,另一方面協助其考取證照後,讓學員能夠以第二專長再次進入就業市場。

B級課程

不同於上述課程,此類課程設計較為大眾化,經濟實力中等之長者也能依其興趣來選擇。

主要規劃之課程有保母、烘焙、電腦資訊產品等,師資及教材的花費會低於A級的課程,適合大多數的長者學習,但後續也會相同於A級的課程,協助學員考相關證照,使學員能夠學習一技之長,再次進入就業市場。

二、師資

課程設計既然是教育事業路線的核心,那師資便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如上述我們將課程分為兩個等級,不同專業的師資花費必然不同,地方政府雖然可以委託民間辦理,但若依循一般的聘用資格,花費勢必會提高成本,因此,我們設計了兩個招聘專業師資的策略,可依比例調整不同管道所招聘的師資,藉以降低地方政府及民間團體的負擔。以下論述師資朝聘的兩種策略:

招聘60歲以上具專業證照之長者

借鏡於日本聘用樂齡教育教師的方式,彰化縣可招聘60歲以上之專業人士,由地方政府建立一套遴選機制,作為聘用依據,再經研習後頒發師資證書,最後再經由分發將這些通過評選之教師分送到彰化縣的各樂齡教育中心,一方面可確保師資的專業性,另一方面也能藉分發機制,讓各鄉鎮的樂齡教育中心皆有適當的師資。

鼓勵考取證照之學員成為樂齡中心的教師

樂齡中心在輔導學員考取證照後,也提供一個機會給學員成為教師,一方面學員已經熟悉樂齡教育中心的運作、成員及目標,且對於樂齡教育中心有認同感,相對來說,願意成為教師的意願也會較一般人高,另一方面也是最直接提供學員就業的方式。

三、地方政府委託民間機構共同辦理

地方政府的預算,是各種福利措施、建設推動的主要因素,彰化縣的財源更是不能跟直轄市來比較,在財源不足,又或是會排擠到其他福利政策的影響下,彰化縣實行樂齡教育發展策略,勢必需要與民間團體合作,來降低樂齡教育壓縮其他福利政策的比例,雖然因為將樂齡教育定位在教育產業的原則下,彰化縣政府與民間團體可以藉由收學費來支撐相關開銷,但是要找何種民間團體來合作推動,便是我們要解決的一大問題。

一般來說,地方政府最好的合作對象往往會設定在有關長者福利的基金會,因為雙方有共同的目標,且基金會甚至可以提供更多的資料給地方政府參考,但除了有關老人福利的基金會外,我們認為最有發展潛力的是宗教團體。

彰化縣具有各種不同的宗教團體,像是基督教會、長老教會、慈濟等,散落於各個鄉鎮之間,主流宗教都以正面的教義為主,縣政府在推動樂齡教育的正面積極意義,也可符合各個宗教所追求的目標,最重要的是,宗教團體的影響力、背後的財力是相當可觀的,彰化政府可藉由這些深入大街小巷的宗教團體,一同合作推動樂齡教育。

結語

隨著高齡化與少子化社會的到來,老人人數急遽增加,對於教育的需求量也隨之提升,因此樂齡教育的推動勢必會成為政策的重要議題之一,現今彰化樂齡教育有著許多問題,例如樂齡教育的定位不明、高齡者參加的誘因不足、行銷策略的不當等,同時,由於高齡教育是社會教育還是社會福利,沒有清楚的界定。雖然我國於2009年7月8日公布實施的《老人福利法》修正案,已於第三條明訂「教育主管機關:主管老人教育、老人服務之人才培育與高齡化社會教育之規劃、推動及監督等事項」,然而對於社會行政系統與其他行政機關所規劃與高齡者教育相關的業務並無其他規範,主管機關與其管轄範圍還需要明確釐清。但無論樂齡教育是屬於何者,皆需政府的推動與重視。

我們希望透過樂齡教育來向民眾宣揚「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且確保長輩在老年期間不會因為整天無所事事,而變得無所適從,且若樂齡教育走了社會福利之路線也算是「另類的長照辦法」,讓年輕人在出外工作時,還可確保長輩們的安危,安心的全力投入於工作之中,促進國家經濟發展;而若政府選擇將樂齡教育納入教育的一環時,這將能讓長輩繼續擁有生產效能,可稍微減輕愈趨龐大的扶養比負擔,而最重要的是,透過樂齡教育讓長輩在老年生活仍可繼續尋找生命價值,而不會因為已進入老年而自怨自艾,認為自己是子孫的負擔,給他們帶來極大的麻煩,綜上所述,樂齡教育在我國已是勢在必行的政策,該如何將它「做好做滿」則有待政府的規劃及謀略。

首圖來源:tirachardz

「亭仔腳ㄟ地方治理」提醒您:
1. 亭仔腳專欄做為網路意見交流平台,文章純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2. 尊重智慧財產權,轉載圖文請註明出處。
3.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留言時請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仇恨暴力、商業廣告等言論,本站將移除留言。

劉兆隆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公共事務與公民教育學系副教授